Enterprise Engineering Forum

企业工程论坛
Categorized as: 企业架构(建构学),模型与建模   Tagged as: ,, , ,

信息的质量交换–通过语义框架解决频繁变动对象的完全表达

Author: 欧阳余山,林星,余彤鹰等,  Source: 企业工程论坛,  Published: 2004年8月13日-9月3日

Excerpt: 欧阳余山认为:信息度量离不开一个整体论域……信息是差异的一般表达,是个体对整体的差异,是客观认识对主观认知框架的差异,所以信息方法会自然导致认知方法,而不是反映论的认识方法。这个先在的整体框架对信息度量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因为没有整体框架,信息就无法度量,比如会引起信息泛滥。对企业的描述也是一样,我们只有通过语义框架(也就是整体论域)的改变,才能有效的简化信息。这种简化不仅是对现实的发生的企业信息做简化,而且能对可能发生的企业信息做完全覆盖。这样才能解决对一个频繁变动对象的完全表达,高瞻远瞩,掌握表达的主动权,而不是被动的就事论事的跟踪表达。林星等就这个话题做了一些讨论。

标 题:信息的质量交换–通过语义框架解决频繁变动对象的完全.. ty 2004-08-13 00:56:59
按:在讨论区企业工程栏“企业建模的目的、范围及‘模型驱动系统’(MDS)”这个话题下,讨论到企业建模就是一种表达,欧阳先生提出了关于“企业描述的定性(质)语言和定量语言”、“信息的质量转换”、“信息的质量变换究竟是如何进行的”、“信息简化是如何实现的”、“如何来表达一个频繁变动的对象”等问题,并根据讨论者的提问,又通过邮件(网站曾有一段时间不能访问)发来了进一步的说明。这个话题已经触及到了信息系统的一些深入的、基础性的问题,而欧阳先生关于“先在的的语义框架”的思想,决非一时之语,而是他表达理论体系中一个相当重要的环节,值得深入探讨,因此我将他的这一专门论述作为一个独立的主题放在企业信息系统栏目下,供大家讨论,标题是欧阳先生原有的,副标题是编者根据信中的话摘编的,最后提到论述指标体系组配关系的文章,另贴发出。(ty, 2004-8-13)

=========================

余彤鹰先生,您好!

很有兴趣看到朋友们在你办的网站上展开讨论。论者指点江山,举重若轻,有一览众山小之气概,高手身怀利器,十步一杀,驰骋于企业工程之论坛。能身临此境也算人生一大快事,这已经是我们所期盼的学术沙龙啦,所以首先要向你的成功表示由衷的祝贺。

你要原谅我的迟钝,我原来也是很有工作能力的。过去一天写上五六千字应该没有问题,可是现在能写上两千字就觉的挺吃力的。因为近两年我得了劲椎病,脑供血不足,所以头脑经常眩晕,只好限制自己打电脑的时间,所以就跟不上你们的节奏,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有暗自羡慕你们巨大的工作能力,但我为你们的锐气和雄心而高兴,会时时上网关注你们的讨论。

你对企业建模表达有着系统的想法,所以谈起来虽然点到为止,却很到位。我这里只想补充一下关于信息质量变换的话题:

从香农提出信息概念以来,就和统计学上的“熵”这个概念联系在一起。香农的功绩是给出了信息量的度量方法,这是他在“量”方面的突破。所谓信息的量归结为差异的量,是对差异的度量方法,0, 1即所谓的一个“比特”的规定。香农当年是研究通信编码理论来进行抽象的。为什么是统计学意义上的差异呢?这就是说,信息度量离不开一个整体论域,我们不是在识别个体,而是识别个体在整体中所占的份额,所以称为给出了信息,整体不确定度的相对降低,从而形成了相对断定。所以,信息是差异的一般表达,是个体对整体的差异,是客观认识对主观认知框架的差异,所以信息方法会自然导致认知方法,而不是反映论的认识方法。这个先在的整体框架对信息度量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因为没有整体框架,信息就无法度量,比如会引起信息泛滥。关于这一问题,我在《表达的探究》一书9.3节“认知模式:整体的断定方法”做了一些讨论。

香农没有讨论这个先在的整体框架是如何形成的。他的注意力是信息量,所以他做了统计学的抽象,只从“不确定度的减少”这个意义上来抽象。这正是他能引入数学进行描述的原因。但是,在我们以前的讨论中,都感到仅从“熵”角度来理解和把握信息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讨论信息的质,或者信息的语义,也就是这个先在的整体论域,因为最有效的信息量简化方法正是通过改变信息的语义来实现的。比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如果将其商化为星期,就可以得到一个小得多的商集合,只有七个元素,星期一到星期日。本来的差别是365个,现在只有7个,整体论域变了,所以信息量就变了。

对企业的描述也是一样,我们只有通过语义框架(也就是整体论域)的改变,才能有效的简化信息。这种简化不仅是对现实的发生的企业信息做简化,而且能对可能发生的企业信息做完全覆盖。这样才能解决对一个频繁变动对象的完全表达,高瞻远瞩,掌握表达的主动权,而不是被动的就事论事的跟踪表达。

企业的实物形态有人、材料、产品等等形式,企业活动有产、供、销等等环节,但是都可以用财务语言来表达,都可以从资金占用的观点来表达。这其实就是在转变语义,从资金回报率的观点来看问题。这样就将具体的企业活动抽象为资金活动,这就为原来不同性质的信息转化提供了条件,可以进行汇总,可以进行比较等等。否则,不同性质的东西如何能够进行运算呢?可能因为我们实在太熟悉这种抽象了,所以反而对这种语义框架的转换熟视无睹。记得当初刚学习企业管理理论时,我为这种漂亮的表达(抽象)方式而震惊。当然,这种资金观点的抽象不是唯一的,它是一个很好的样本,我们可以从中学会抽象。

所以,信息质的研究非常重要,语义框架的作用十分关键。我当初搞MIS最大的困惑之一就是事务性信息似乎只是企业的一本流水帐,不知道怎么将信息的语义升层次,如何利用这些信息进行描述和控制。在《表达》的9.1节中,我试图论述信息在企业语义性质的几次转变,从事务记录到状态描述,从状态描述到价值评价,从好坏评价到控制指令等等。每一次信息都改变了语义,也都为信息简化提供了契机。整体论域是大前提,在它之后才有信息量的问题。我为什么注意文科的语义分析方法,并企图引入到信息研究中来,也是这个原因。我个人以为这是目前信息研究没有足够重视的问题,却可能是最有希望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地方。

信息处理是现在的一个高频用词。那么信息处理和信息传递有什么不同呢?我认为信息传递是个通信概念,不失真是它的目标,但它只能越来越模糊。信息处理是什么呢?拿什么对信息做了处理了呢?我认为就是语义框架,我们正是用先在的语义框架对底层信息做了处理,使得它的质和量都发生了变化,它不能越来越模糊,所以才能完成我们要求的任务。所谓定性表达就是确定这个语义框架,人的信息容量是很有限的,所以人从根本上是靠信息的语义转换来完成表达,而不是靠量的细化分辨。所以先在的语义框架是非常重要的,它是我们进行排序的基础,是意义分析的基础。我说它是先在的,就是说它一般不是从底层信息自下而上自然产生的。

不怕献丑,也为了凑趣,附录一篇以前在《沈阳统计》上发表的论述指标体系组配关系的文章。欢迎大家批评指正。再谈。

祝好!

欧阳余山

2004/8/12

=========================

回 复:信息的整体观 林星 2004-08-14 15:33:26
在和余先生讨论IRM的时候,我提到说一个优秀的信息体系应该能够覆盖和贯穿整个企业,形成有机的联系,并能够反映企业的各种活动。而欧阳先生也在讨论信息的简化问题的时候,也提到需要通过语义框架来对现实的发生的企业信息和可能发生的企业信息做完全覆盖。

这里我认为欧阳先生强调的语义框架和我所说的信息体系是相似的观点,并试图对欧阳先生的论述做一些粗浅的理解。

一家企业的财务管理者往往比较强势,高管人员的决策对财务人员也有着很强的依赖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会计体系的形成,会计体系的本质是采用财务语义来描述企业活动。把企业活动中涉及的人、物,以及各项活动,都描述为资金。这就是欧阳先生所说的转义。应该说,会计体系是最早形成的正式的企业活动的描述体系。而之所以会从资金的角度来描述企业活动,这和商品经济的形成,以及企业的本质有着极大的关系。

会计体系的基础是简单的借贷方式,以及伴随着的科目体系。这种方式其实是对企业的价值空间的描述。很快的,有了这个基本的价值空间,财务管理发展起来。财务管理在价值空间的基础上,定义了一套的指标体系,同样形成了一个上层的价值空间。这个空间是下层科目价值空间的单向映射。之所以称之为单向映射,是因为下层空间在向上层空间映射的过程中发生了信息的汇聚,使得反向推导变得困难起来。财务报表信息失真问题的突显,和报表分析的工作(例如合并报表研究),都是这个原因引起的。

在上面讨论的科目体系,以及财务指标,都属于语义框架的一种。虽然他们都不是企业工程提出的,但对于企业工程来说,最重要的是对企业中的各种信息找到隐藏在其背后的规律。

那么,是否存在一个企业级的语义框架呢?虽然市场竞争的加剧,人们发现原有的财务指标已经不足以描述企业的各种活动了。

例如,市场、竞争对手,企业文化、员工。大量新的概念的提出,使得财务指标慢慢失去了领导的地位(尤其在企业内部的管理上,在公司价值分析上,财务指标仍然是有领导权的)。新的语义框架被不断的提出来。

KPI(关键业绩指标)就是一种新的语义框架,这个框架是从企业关键的业绩中,提取一组可衡量的参数,来构建一个能够完整描述企业整体的指标体系。

例如,一个较为完整的KPI包括:

人与文化

技术创新

制造优秀

顾客服务

市场领先

利润和增长

同样的,近来比较流行的平衡计分卡,也是一种类似的语义框架。

在与公司治理相关的学科的发展中,不断有新的理论、概念和方法被提出。企业工程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找到这些理论、概念、方法背后的规律。这样才可以以不变应万变。这也许是一种构建相对恒定的语义框架的有效方法。

回 复: 欧阳余山 2004-08-16 20:20:38
林星先生关于语义框架的评论很到位,看的出对企业的各种指标描述方法很熟悉。会计科目形成的体系,统计指标体系是传统企业最重要的两大指标体系。在产品实物刻画方面,所谓TQC全面质量管理,也形成一个实物指标体系,人员的绩效评价形成了劳动管理的指标体系。每一种指标体系都是特定的描述语言,形成了一个语义框架。

我们可以据此提出一个表达的理论问题:具备了什么条件,才能形成一个语义框架呢?它具有完整性和有机性。这也就是林星先生说的:对“企业工程来说,最重要的是对企业中的各种信息找到隐藏在其背后的规律。”应该说这是表达理论的关键问题,是一个我思考了很长时间的问题,但我在《表达的探究》一书中并没有给出满意的结果,因为我还回答不了,所以回避了这个问题。我希望大家共同努力,能给出判定“一个语义框架何以能够成立?”的准则来。

我以前也接触过类似微分方程来描述企业的方法,称为工业企业动力学,比如把库存看作一阶惯性系统来研究。但是,这种方法与指标体系的语义框架相比,似乎不够灵活方便。对频繁变动的企业表达,动力学的分析连续性太强,所以难以容忍许多因素的变动。而不同的指标之间,就是语义的转变或者提升,就形成了信息处理。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实物的质的语言与价值的量化语言之间的转变。它们可疏可细,描述起来比较灵活。

当然,并不是说企业的描述语言就只有指标体系。比如,余先生要对企业的信息流程进行的拓扑抽象,找到一种刻画信息结构的语言。但我觉的指标体系的方法优势恰恰是在摆脱了信息的具体流程,所以它的框架是独立于企业组织结构的,就避开了由于组织变动造成的信息流程的变动,所以容变能力可能会更强一些。当然,当需要与具体的组织或实物相结合时,就可以构造给出它们的框架,就象给出每个产品的品种框架,工时框架和工艺框架一样。框架语言是进行实物(质)描述的有力语言。指标体系的信息之间也有结构问题,但这是逻辑语义之间的结构,不同于一般的企业组织结构,不是信息实际采集的流程结构。所以它的稳定性要相对强一些。

再谈。

回 复:指标与状态参量,语义框架和语境 余彤鹰 2004-08-16 21:05:24
欧阳先生:似乎存在一种看法,即指标体系(例如在《欧阳余山:统计指标体系中各指标的几种组配关系》一文中所讨论的那些)就是一些企业体系(此时看作黑箱)的状态参量呢?

再者,不知你怎样看“语义框架”和“语境”概念的关系,我似乎觉得你表达一书中,对语境这个概念涉及得不多,但在现代语言学领域,这个概念似乎非常受强调。

回 复:继续讨论语义、意义或语义框架问题 ty 2004-08-23 21:44:36
按:欧阳先生身体不佳,但他还是在邮件中继续讨论了相关的话题,我将邮件中讨论内容摘出公布于此,同时也表达对欧阳先生的感谢和敬意。(ty, 2004-8-23)

=======================

欧阳先生,您好!

有个问题最近常常思考,我觉得应当严格区分两种不同的意义,或许可以分别称呼为“意义”和“语义”。(也许在意义理论里从来都是这样区分的?)

我觉得应当严格区分两种不同的意义。可以使用这两个词:

语义:由表达所遵循的语义框架或语法、词汇解释、用法规则等所决定的解释。

意义:由解读者根据其所参考的语境所决定的解释,这个语境可能包含全部或部分的语义规定要素,同时也可以包含若干其他解读者可判别为有关联的要素。

无论对语义或意义,“解释”都可以引用数学模型论的定义,大致上就是所谓模型。

这样,语义在理论上是确定的,而意义是随解读者而定的,它可能与语义相等,但多数情况下不等。

余彤鹰

2004-08-21

=======================

余彤鹰先生,您好!

你对意义的区分很有道理。我在《表达》中区分“本义”和“转义”,就有你说的那个意思。在文学研究中,作者创造的文本可以看作你说的所谓语义,而读者根据自身语境得到的就类似你所说的意义。所以,意义的取得是很灵活的,就像一部《红楼梦》,可以有各种红学流派一样。从企业信息角度看,对于同样的企业原始信息(事物描述信息),可以通过处理,即结合不同的语境,得到各种不同的意义,比如完全不同的价值评价。所以,从本义到转义,是意义的一般运演法则,它需要有一个语义框架来进行处理。《表达》在意义分析一章中,试图对典型的转义模式进行了分析。(367—371页)

语义框架是进行转义的前提条件。有了它,本义才能完成转义,一般的说,它不是在本义中自然能产生的,所以说它是先在的,它是进行排序的基础。我们说意义就是排序,仔细分析这句话,意义就是对本义进行排序,这种排序是以新的语义框架为根据的(为工具的),本义经过排序之后就完成了转义,也就是完成所谓的信息处理,它在信息的质和量上都不同于以前的本义。

我在《表达》关于语境的论述,集中在“对话”一章,关于语境的四个作用,在第265页有一个归纳。其中前两个作用比较好理解,后两个作用比较微妙。从哲学或语言学的角度看,语境这个概念的产生是为了克服客观和主观的两分法,《表达》的物理语言,可视为客观决定的意义,而心理语言可视为主观决定的意义,语境的语义观是说在客观和主观二分之前,就已经决定了意义的产生,这一点是比较微妙的,也是研究意义理论的重要进展。我在《表达》的第384,385 页试图说明这种既非客观又非主观的“无意”之意义,由语境中的形势和机缘给出的。

如果读者自己从语境出发,比如为了某个目的,提供了解释意义的语义框架,这是一种主观性特别强的意义。应该说大多数的语义框架都是如此,都是人为产生的,是目的论的。因为我们要排序,总有一个实用目的,从总目标分解出分目标,一步步得到它的语义框架,这都是自上而下。所以一般说来,语义框架是自上而下,是主观性特别强的,是人为的,人是意义产生的原因,因为他主动选择了(规定了)一个排序的基底。

但是,在“对话”中提出的问题是:当两个不同的人(也包括人与自然)对话时,他们的语义解释规则是谁确定的呢?这显然不是能由任何一方单独决定的,而应该由对话双方来共同确定,是在对话中逐步完成的。所以,这个时候的语义框架就是自然产生的,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是由所谓对话时的语境来决定的,这个语境起到了立法作用,它超越了对话的任何一方,所以它不是主观的,它是动态产生的,而不是一成不变的,所以它不是客观的,它是由形势和机缘造就的,所以是“无意”给出的语义框架。这是理解意义理论非常精彩又非常微妙的一个部分。

欧阳余山

2004/8/22

=======================

欧阳先生,您好!

你书中关于转义、意义等地方,我一直很重视,思考到关联问题时常会反复翻看。但以往在思考时总是当然地将“转义”和“读者”(实际可能还包括“作者”)对信息的“解读”或理解、解释与转义区分开。读你的回信忽然意识到它们的区别并非总是泾渭分明,“转义”是有意识的,可能有目的的,但理解或解释实际上也可能导致了某种程度的转义,是隐蔽的、不期望的——二者在操作方式上是相同的(用语义框架和适当方法处理原文),只不过转义可能是有意识地改换语义框架。我想,可能要进一步研究“转义”与“再认识”这样的话题,或“重新解释”与“整理、提炼、再抽象或再认识”等等的区别。

我这样理解语义框架的“在先性”:一是信息产生之先,它支配表达的方式和结果;二是转义或解读之先,它支配解释(转出)的意义。对自然语言和运用而言,一个具体的信息文本的语义实际是在一种自然约定的假设中存在的,即使对创建者也是如此;也可以说,它是表达者(作者)理想的解释。解释出的意义才是每一次实际存在的,每一次都可能因语境(包含语义框架)不同而有所不同。我们希望每一次解释的意义尽量相同(相同于那个理想语义),并且在语言游戏的过程中逐渐改进表达方法,维持意义的解释有足够的一致性。“语义框架”本身也与其应用的结果一样,在这种自然约定的过程中维持着,虽然可能从来没有真正的精确地被表达出来,但它确实被“小心地”维护着、延续着。

然而对于人们为特定目的创建的“表达方式”(例如企业建模),就可以人为地规定语义框架,使每一次解释(应用)的意义与既定的语义充分(甚至是精确)地吻合。

余彤鹰

20048-23

=======================

回 复:【转贴】 ty 2004-09-03 23:34:27
对我来说,语义框架是从欧阳先生的著作中看来的。我不太熟悉,在语言学或语义学中,是否或怎样使用这个概念,而欧阳先生《表达》中我暂时没看到对此进行专门的界定(也许我看得不够细)。此问题将来可直接请欧阳先生解答。

就我个人理解,我觉得语义框架似乎可以粗略等同于语义定义和规则,或者叫规约等,例如一些概念的定义和关系。照这样的理解,建模语言就是(或包含了)一整套语义框架,比如UML。而高级编程语言规则中,语义成分很少(*作性的指令和控制结构为主),但程序员在编程时定义的一些全局、局部的常量、变量,似乎也可以看作某种语义框架。

再试着举一个例子:面向对象建模最基本的概念是类,对象,比如UML就要规定类的语义,对象的语义,还有实例、联系等等,还有它们之间的关系,我想这些东西就构成了一个语义框架。于是,对于一个使用UML建模的人来说,这些东西就构成了欧阳先生所说的“在先的”语义框架,因此也就能够使它们建立的模型表达确定的意义,其他人只要去理解这个在先的语义框架,就能够理解模型所包含的意义。

欧阳先生举的例子,关于统计指标,一个指标我们得规定它的统计方法(含义),所以一个指标体系就是语义框架(这个例子在企业工程论坛讨论区上)。

至于所谓的“熵”,这是一个整体的指标,是一种统计的概念,我始终认为,对于构建——解构者来说,它几乎毫无用途。

(这个帖子是本人发在另一个论坛上的,刚好与前面的讨论有关,故转贴于此)

回 复:欧阳余山的语义框架说 余彤鹰 2004-11-22 11:34:31
回头看前面的讨论,感觉应当补充一个小小的注释:

“语义框架”这个提法,就是欧阳先生在给我的信(见本帖的第一篇,经过欧阳先生同意在此发表)中提出的,按照欧阳先生的思路,它有整体性、在先性等,是解决频繁变动对象的完全表达问题的一个思路。这是欧阳先生在对表达理论进行的全面探索(反映在《表达的探究》一书中)基础上进一步提出的一个新的见解。它从一个独特的角度概括并且结合了建模领域和传统的表达(语言或语义学)领域的一些基本概念或方法,可能是现有的表达理论成果(主要侧重于语言学、意义理论等领域)与建模理论之间的一个基本结合点。

例如在企业建模领域,过去的研究重点一直集中在企业架构或通用的企业模型框架上。站在表达的立场上看,这符合欧阳的“语义框架”,其基本目标也和欧阳的语义框架一样——简化和统一表述。

又如源于人工智能领域的本体(知识)工程,其所谓的领域本体(domain ontologies),同样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语义框架”。

正因为欧阳的“语义框架”从不同的角度提出,而印证了建模领域理论与实践的一些基本概念或方法,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学说,值得进一步研究、充实。

Copyright

  本发布物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经原作者许可在企业工程论坛(EE-Forum.org)公开发布,并允许个人及公益性机构非牟利性使用及传播。传播中需保持从标题、署名到各项内容及此声明包括链接地址等完整内容不变。引用或摘编文中内容或观点应符合公认准则。其它机构,或牟利性使用,请预先取得作者许可。保留一切未说明的权利。
  详细说明见: http://www.ee-forum.org/about/copyright ,管理者电子邮箱:admin(at)ee-forum(.)org

Cite Style

GB7714 style: 欧阳余山,林星,余彤鹰等. 信息的质量交换–通过语义框架解决频繁变动对象的完全表达[EB/OL]. 企业工程论坛, http://www.ee-forum.org/pub/1998-2009/bbs/type=4&id=61.html, 2004年8月13日-9月3日[2017-10-22 11:10]

Chicago style: 欧阳余山,林星,余彤鹰等, "信息的质量交换–通过语义框架解决频繁变动对象的完全表达", 企业工程论坛, http://www.ee-forum.org/pub/1998-2009/bbs/type=4&id=61.html(accessed 2017-10-22 11:10)

Posted by   2010-01-21(重发)   Hits 3571   Modified 2010-11-16(Locked)
Prev Post: 
Next Post: 

Related Entries:

模型驱动工程的语言与系统国际会议MODELS 2011论文征集
再说复杂系统的层级原理与模型驱动软件体系结构
国外业务实体建模与业务流程管理(BPM)的新动态
对话企业工程(2004年企业工程论坛上的讨论)
业务流程建模标记法(BPMN)

Leave a Response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